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市场营销 > 行业信息
行业信息

现代煤化工如何突围?

发布日期:2018-08-03     信息来源: 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数:105    分享到:

       “2017年,煤炭作为原料,在煤化工中的消耗量为6729万吨。预计‘十三五’末,通过科学控制发展规模和降低吨产品煤耗等措施,现代煤化工耗煤量或在1.3亿吨左右。”在日前召开的《中国现代煤化工的煤控实施逾产业发展执行报告》(下称《报告》)发布会上,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煤化工事业部主任阮立军作出上述预测。
       记者采访、调研发现,业内普遍认为,对比“十三五”提出的发展目标,目前来看,现代煤化工各项目推进情况并不理想,距离目标甚远。
       整体发展缓慢
       记者注意到,除煤制乙二醇外,现代煤化工的多个分支发展普遍偏慢,尤其是煤制气、煤制油。
       2017年1月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下称《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生产能力达到1300 万吨和170 亿立方米左右。
       彼时,多位业内人士称,“十三五”末煤化工投运产能加在建产能将远超上述目标。但目前来看,《规划》已发布1年多,煤制气、煤制油项目建设并无太多实际进展。
       以煤制气为例,除2017 年投产的浙能20亿立方米项目外,并无新项目上马,加上大唐克旗13.3亿立方米、庆华13.75亿立方米、汇能4亿立方米项目,全国仅有4个项目投产,且都只是项目一期建成。
       值得注意的是,4个已投产的项目中,除汇能的产品是液化天然气、槽车运输外,其他3个项目均为气态天然气,必须进入长输管线运输。煤制天然气进入管道运输需要扣除一定的运输费用和营业税、增值税等。而在销售价格方面,目前管道输送及液化制天然气、煤制气的销售价格均高于当地天然气门站价格,竞争力较弱。从目前来看,煤制天然气产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负盈利问题突出。
       在煤制油方面,截至2017年,我国煤制油产能达658万吨/年。直接液化由于技术和煤种的特殊性,目前还只有神华鄂尔多斯的108万吨项目,间接液化示范工程已有兖矿榆林未来能源100万吨项目和神华宁煤400万吨项目投产。
       但是煤制油面临的形势依旧严峻。据了解,消费税提高后,煤制油示范项目柴油综合税负36.82%,石脑油综合税负为58.98%,以2016年的煤价和税收政策为例,煤制油企业每生产1吨柴油就会亏损1392元,每生产1吨石脑油就会亏损1836元。
       2017年9月,工信部表示将制定我国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这意味着,一旦传统燃油车限产限售计划得以实施,原油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将长期存在,煤制油企业指望油价大涨而轻松盈利已无可能。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表示,目前现代煤化工发展距离“十三五”目标还很远,主要是由经济性不足造成的。现在煤制油、煤制气项目基本是亏损的,所以这方面项目的上马积极性并不高。
       水资源和排放仍是约束
       环保无疑是制约现代煤化工发展的一大因素。但据记者了解,经过近几年的不断改进与完善,现代煤化工在环保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
       据阮立军介绍,在现代煤化工产业“三废”排放中,固体废弃物和二氧化硫等废气都能得到较好处置。废水的处理难度较大,高浓度含盐废水是污染治理的难点与重点。特别是含有难降解的焦油、酚、多元酚等高浓度有机废水,采用一般的生化工艺很难处理。高浓度含盐废水主要采用蒸发工艺浓缩后洁净或采用蒸发塘自然蒸发的方法,但蒸发、结晶处理工艺投资成本高、运转稳定性差,企业承受压力大。而采用蒸发塘自然蒸发方式现在又无法通过环保审批。
       “现代煤化工发展面临的约束条件主要是资源和排放两方面。”一位兖矿集团原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型煤化工项目主要是受制于水资源的约束。该负责人同时强调,目前节水技术正快速发展,未来基本能实现国家对资源的要求。
       排放方面则主要是废盐的处理。记者了解到,目前废盐在很多地方按照危废处理,长期来看,还需将其中的硫酸钠和氯化钠分离出来。“但是目前的一个明显困难是,没有规范统一的行业标准。”上述负责人强调。
       上述业内专家认为,当前我国的煤制化学品还存在、低端、同质化严重的问题,甚至出现了区域性过剩,这些都抑制了现代煤化工的发展。此外,煤化工的产业链也存在短板,对市场需求还需要有更理性的认识。
       未来应重质量而非规模
       在诸多因素的制约下,现代煤化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对此,阮立军认为,“十三五”期间煤化工升级示范项目应坚持高起点、高标准发展,列入《规划》的项目应承担明确的示范任务,成熟一个,建设一个,逐步提高产业水平和层次。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上述业内专家的认同。他表示,未来煤化工的发展应着力在碳减排和资源的有效利用上,发展路径不应只是规模的增长,而更应是项目质量的提升。
       “比如降低煤气化技术成本,降低煤化工能耗,实现环保达标,以及促进产业链高端化等,都应是现代煤化工重点关注的问题。”该专家进一步表示。“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要严格控制在有资源、有市场、有技术、有竞争力的条件下进行。”阮立军表示,要通过示范工程建设,加快自主知识产权工艺技术和大型装备的创新发展,大幅提升现代煤化工技术水平和大型装备的创新发展,提高能源转化效率,减少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
       阮立军进一步建议,应鼓励使用高硫和劣质煤进行煤化工集中转化利用。同时,努力推进低阶煤分质分级利用的新模式,对成煤时期晚、挥发份含量高、反应活性高的低阶煤,通过热解、半焦利用、焦油加氢等技术进行分质分级利用,探索形成“油、气、化、电”多联产的新模式,提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整体水平。“此外,还需加大科技投入,积极研发CCS及CCUS技术。”阮立军补充道。



装机8亿千瓦 经济新常态下中国2030光伏发展空间 机友们:最严“停工令”来啦!11月15日实施!柴油禁售、停工封土、停产限产!